新聞網首頁  

單位只建一個微信工作群,矯枉意義值得肯定

  一個單位只能建一個微信群,非工作時間不發布工作信息。近日,珠海市香洲區印發《香洲區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工作措施》,引發關注。微信工作群泛濫凸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,下決心精簡工作群,正是貫徹中央精神,切實為廣大基層幹部減負;微信工作群多,歸根結底是工作條理不清、權責不明、工作任務繁重等問題的體現,為工作群明行止、劃紅綫、設禁區,實則是厘清各方權責,讓工作群回歸工作本質,矯枉意義值得肯定。 …【详细】

查看往期輿論參考 >>

紀委派專人 嚴查工作群變成“拍馬群”

  一個單位只建一個工作群,發言要有內容不得隨意刷屏;   非工作時間不發布工作信息,因專項工作組建的微信群在結束工作後應及時解散等;   各單位根據工作需要開設新媒體賬號,一個單位在同一平台只開設一個賬號;   不得利用新媒體(含微信群、公衆號)變相搞新聞報道,大幅報道本單位領導日常政務工作。   近年來,微信成為日常工作必不可少的工具,然而過多過濫的工作群也催生了一個新 …【详细】

微信群之困也是“8小時外”之問

  最近,基層工作減負的話題又成為輿論場上的焦點。據《安徽日報》報道,一位村支書被拉進10多個工作微信群,因為沒能及時回信息被點名批評。這名村支書立刻得到了廣大網友的同情和支持,原因很簡單,很多基層工作者被手機上的信息爆炸“折磨”已久。   為了獲取更多經濟利益,工作單位自然希望員工隨叫隨到、24小時待命。久而久之,勞動者不堪重負,有苦難言。村支書被批評,雖屬政務流程方面的缺陷,卻能在輿論場 …【详细】

一個單位建一個群這樣的規定,有亮點

  微信的發明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,很多人甚至抱怨被微信捆綁住了,下班就怕微信通知工作的消息……   據5月8日《人民日報》報道,4月28日,珠海市香洲區正式印發《香洲區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工作措施》,總共28條,規範單位微信工作群、新媒體賬號管理是其中重要內容。根據規定,原則上一個單位只建一個工作群,發言要有內容不得隨意刷屏,原則上非工作時間不發布工作信息,因專項工作組建的微信群 …【详细】

堵不如疏,下班後的“隱性工作量”該有個說法

  近年來,越來越多的微信群悄悄占領人們的生活,下班後被工作群消息轟炸成了一種常態。近日,廣東珠海香洲區發布新規,要求原則上一個單位只建一個工作群,微信群下班不許發工作消息。這一措施讓衆多日常生活被微信群“綁架”的網友紛紛為之點贊。   但是,上述新規能否真正起到“解綁”作用還有待觀察,畢竟除了微信,還有釘釘、QQ等大量的軟件被用於工作交流。而且,在實際生活中,由於工作性質和工作內容的不同, …【详细】

“只建一個群”:別讓基層工作被“留痕”折騰

  一個單位只能建一個微信群,非工作時間不發布工作信息。近日,珠海市香洲區印發《香洲區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工作措施》,其中的這兩項規定引發點贊,很多人期待自己單位也實施類似規定。   基層政務部門建立微信工作群的本意是方便溝通,促進信息交流,消除上傳下達的障礙。在其誕生之初,多數人感受到了這一新通信技術帶來的便利。以往需要短信群發或者挨個打電話,現只需要在群裡一次發布即可,而且能够 …【详细】

一個單位只建一個群,基層減負從細節落實

  有一種焦慮叫做“下班後不敢開微信”,有一種恐懼叫做“最怕周末微信響起”,有一種後悔叫做“消息發錯群卻無法撤回”——微信工作群給我們帶來了便捷的溝通體驗,但伴隨著這種隨時隨地交流而至的,是“變相加班”的煩惱。   據羊城晚報報道,廣東珠海市香洲區近日印發文件,提出了一系列給基層減負的措施,其中提到,要規範各單位微信工作群、新媒體賬號管理,原則上一個單位只建一個工作群;非工作時間不發布工作信 …【详细】

規範微信群,讓工作更有條理

  近年來,越來越多的微信工作群悄悄占領人們的生活,下班後被工作群消息轟炸更成了一種常態。近日,廣東珠海香洲區發布新規,要求原則上一個單位只建一個工作群,非工作時間不發布工作信息;發言要有內容不得隨意刷屏,因專項工作組建的微信群在結束工作後應及時解散等。   移動互聯網時代,微信群、QQ群等社交平台,由於具有及時溝通、資源共享、動態監督等諸多利好,因此在便於虛擬社交之餘,實質上也已成了工作的 …【详细】

減負,不妨從精簡微信群開始

  近日,珠海市香洲區出台基層減負措施,要求規範微信群管理,原則上一個單位只建一個工作群,發言要有內容不得隨意刷屏,原則上非工作時間不發布工作信息等。這個消息讓不少基層幹部產生強烈共鳴。   許多基層幹部倒苦水:手機上裝著幾十個微信工作群,每天一大任務就是看微信群的聊天記錄,就像時刻在開會,如果翻看不及時,很容易錯過重要通知。他們自嘲已經淪為“微信工作群奴”,時間和精力都被微信群“綁架”了。 …【详细】

“一個單位只建一個工作群”:基層減負治標更要治本

  近日,廣東香洲區正式印發《香洲區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工作措施》,其中規範香洲區直各單位、各鎮街等單位微信工作群、新媒體賬號管理是28條措施之一。包括原則上一個單位只建一個工作群,發言要有內容不得隨意刷屏,原則上非工作時間不發布工作信息,因專項工作組建的微信群在結束工作後應及時解散等。   “原則上一個單位只建一個群”,可以預見的是,這項措施或許不可能實現。盡管基層公務員苦微信工 …【详细】

工作群減負要落到實處

  近日,一名貧困村黨支部書記在接受媒體采訪期間,因為將手機調成靜音模式,有條信息沒及時回複,結果被群主點名批評。該村支部書記解釋稱,上級各部門、各項工作都建了微信群,他先後被拉進10多個群,“發通知、催交材料的,已經@我幾次了,不得不回複。”   基層政務部門建立微信工作群的本意是方便溝通,一些常態化的工作借助微信群也能提升工作效率。但像該村支部書記這樣苦於“群壓力”的,也不在少數。正因為 …【详细】

“工作群”減負別走另一個極端

  廣東珠海香洲區日前印發《香洲區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工作措施》,提出規範微信群管理,包括原則上一個單位只建一個工作群,發言要有內容不得隨意刷屏,原則上非工作時間不發布工作信息,因專項工作組建的微信群在結束工作後應及時解散等。   此消息一出,叫好聲不斷,說明深受其害的大有人在。近年來,在很多地方和部門,基於微信等軟件建立的工作群已成泛濫之勢。單位部門內部就有好幾個,再加上上級的、 …【详细】

減少微信工作群,不要以形式主義反對形式主義

  最近,廣東珠海市香洲區印發《香洲區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工作措施》,消息發出後,在網絡上引發了爭議。這一舉措,本是對中央為基層減負的貫徹落實,何以又遭遇詬病?   有人認為,為基層減負就是不被微信工作群“打擾”,最好8小時之外聽不見來自單位的聲音。香洲這一《措施》發布後,有人表示“羨慕嫉妒”,呼籲在“本單位推廣”。這與其說是希望減負,不如說是希望卸擔子、撂挑子。為人民服務的工作, …【详细】

一個單位只建一個群就能減負?

  2019年是“基層減負年”,圍繞為基層減負,從整治文山會海、改變督查考核過多過頻、完善問責制度和激勵關懷機制等方面,各地都制訂了有針對性的具體舉措。比如陝西就規定,省內會議、活動中,對領導同志稱呼時不加“尊敬的”、講話不稱“重要講話”,一般工作會議發言時不鞠躬致意……   珠海香洲區的基層減負措施,明確提出“一個單位只建一個群”“下班時間不發布工作信息”,似乎很接地氣。一些深受加班之苦的 …【详细】

“為工作群所累”的根源是官僚主義

  在安徽一貧困村采訪村支書的半個小時裡,記者注意到,老書記至少5次掏出手機看。“幾個微信工作群裡發通知、催交材料的,已經@我幾次了,不得不回複。”老書記解釋說,他先後被拉進10多個工作微信群,手機一天到晚響個不停。當時,因接受記者采訪,調成靜音模式,有個信息沒有及時回複,已經被群主點名批評了。   微信工作群這種現代通信技術搭建的“互聯網+”產品,帶來便捷高效的同時,也出現了新的問題,身處 …【详细】

“一個單位一個群”過於理想化

  為基層減負很需要,但將減“群”作為減負措施,具體到“一個單位一個群”,顯然過於理想化了。微信群并沒有原罪,而從實際工作來看,也不可能真正做到“一個單位一個群”。可以說,既不治標也不治本。   要實施“一個單位一個群”,看起來很簡單,將所有的群“砍”掉只剩餘一個“群”就可以了。但單位中并非所有的事都涉及到所有的人,有些事只關乎幾個人,難道一定要在“群”中說,讓單位中的人全知道嗎?與他們無關 …【详细】

 往期回顧

更多 >>
首頁 | 港澳新聞 | 大发排列5 | 兩岸專區 | 軍事聚焦 | 評論世界 | 財經視角 | 文萃大觀 | 中評電訊 | 時事專題
關於我們 | 中評動態 | 招聘人才 | 聯系方式 | 鏈接方式 | 中評律師 | 驗證記者証 | 免責條款 | 本網内容授權書

  最佳瀏覽模式:1024x768分辨率   © Copyright 中國評論通訊社